第93章 林白辞天秀,新神恩掉落!【求订阅】

小说:我以神明为食作者:相思洗红豆字数:11158更新时间 : 2022-08-06 10:30:12

最新网址:www.llskw.com
    “死了?”

    “操!”

    “完了,这佛经没用!”

    男生这一倒,算是用二踢脚炸了马蜂窝。

    众人刚刚积攒起的那点劫后余生的兴奋,又彷佛被沸水浇过的冰块,瞬间化的一干二净。

    林白辞立刻冲到男生旁边,检查这具尸体。

    面颊消瘦、黑眼圈、脸色苍白,一看就是身体损耗过度,疲惫猝死的那种模样。

    【一具被酒鬼抽干了生命本源的尸体!】

    【这间地下酒窖中,有一只酒鬼,以吸食人类精气为生,只要被它盯上,三分钟内就会被抽干!】

    【别期待了,佛经对它没有任何杀伤效果!】

    食神点评三联。

    林白辞脸色一黑,酒鬼是什么东西?听上去很难搞。

    “大家回酒瓮里去!”

    林白辞不得不更改计划。

    他一开始想的是尽量用最短的时间找出杀人怪物,可现在知道酒鬼三分钟杀一个人,这也太快了!

    而且还是随机的。

    林白辞可不敢保证他会是最后一个。

    【酒鬼一般会先从体质孱弱,精气不旺的猎物身上下手!】

    食神补充。

    就像自然界,那些勐兽狩猎,也是先挑老弱病残,因为容易得手。

    “快点,不然会死的!”

    林白辞跑向他的酒瓮,跳了进去。

    大家见状,也不敢耽搁了。

    “食神,那个酒鬼是不是不会攻击酒瓮里的人?”

    林白辞在心中询问。

    【是的!】

    “但是这个酒瓮里的酒水,也会把人的生命本源泡出来,让人死掉,对不对?”

    林白辞感受着身周这些略显粘稠的酒水,这就像一个人陷入了流沙中,正在迅速走向死亡。

    【你的推理完全正确!】

    食神科普:【大概一个小时,一个普通成年人就会被这些酒水榨干,成为药渣!】

    林白辞听到这句解释,知道刘琉为什么会死了。

    她本身体质不行,再加上被占卜诅咒,又消耗了很多精力,已经很疲倦了,所以泡在酒水中,很快便被抽干了。

    “林神,有脱困的办法吗?”

    顾蓉洁追问。

    “林兄弟,快想个办法!”

    郭正也想动脑筋,但现在慌得一批,根本无法进行逻辑思考。

    “林神,你就是全村的希望呀!”

    杜欣双手合十,不停的祷告。

    吕英曦没说话,她在努力想办法,不能总是依靠林白辞,不然人家不管自己了怎么办?

    打铁还是要自身硬。

    “英曦,你可以的!”

    吕英曦握着拳头,给自己打气。

    林白辞站在酒瓮中,举着火把,紧盯四周。

    食神给出的那几条美食点评,其实林白辞也都推理出来了,只是时间上没它那么详细罢了。

    “如果想活,最好第一时间逃离这个酒窖,那么怎么才能出去呢?”

    林白辞思索。

    他因为刚刚吞噬了一枚流星石,精力前所未有的充沛,所以根本感觉不到精力流失。

    夏红药和郭正是神明猎手,体质很强,也能扛,但是普通人就不行了。

    花悦鱼这会儿就有些累了。

    留给林白辞的时间不多了。

    酒窖内的气氛很压抑,大家脑子里乱糟糟的,都巴望着林白辞,希望他赶紧找出一个办法。

    他们不是没想到自救,但是完全想不出来。

    要知道到现在,林白辞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弄明白酒窖中发生了什么状况的人。

    那个女熊大,还有那个郭正,明明也是神明猎手,可是太废物了,还得靠别人。

    “林神,我感觉好困,想睡觉,我是不是快死了?”

    杜欣哭泣,哀求:“你能不能给我几块巧克力,让我补充一下能量?”

    “林神,我也想要!”

    “让我做个饱死鬼吧?”

    大家低声下气的恳求。

    吃点甜食,补充点糖分,说不定能多坚持一会儿。

    林白辞这次没有拒绝,取出一盒巧克力,抛给大家。

    反正他的黑坛钵盂里放了不

    少吃的。

    “现在的难题是,外面有酒鬼游荡,出去会被它‘吃’掉,但是泡在酒瓮里,会慢性死亡,成为药渣,那么除了尽快离开酒窖,有没有杀死酒鬼的办法呢?或者是,延缓被酒水抽干精力气血的措施?”

    林白辞捏了捏眉心。

    忽然,他把巧克力分到周亚那里时,看到了她酒瓮旁边的地上,刘琉那具尸体。

    林白辞心头一动,他赶紧取出菩提使者袈裟披上,然后召唤出肌肉佛。

    众人全都看了过来,不明所以。

    只穿着短裤的肌肉佛在这间阴森的地窖中,宛若一只地狱的恶鬼,它扛起刘琉的尸体,搬到林白辞身边。

    噗通!

    刘琉的尸体被放进了酒瓮里。

    “你能不能慢点?”

    林白辞无语,他被溅了一脸酒水。

    刘琉的头发散开了,身上的麻衣长袍也因为酒水的浮力,慢慢的飘着,因为里面她里面什么也没有穿,所以林白辞能看到不少东西。

    “抱歉了!”

    林白辞低声道歉,把她的尸体按了下去。

    “你这是在干什么?”

    郭正不解,林白辞总不会有玩弄尸体的XP吧?

    “我想试试加一个人,能不能减缓精力气血的流失!”

    林白辞没有隐瞒,他静心下来,感受身体的变化。

    “如何?”

    众人关注。

    【你的办法是对的,但这具尸体已经被酒水榨干了,你应该选地上那两具被酒鬼吃掉的。】

    【它‘吃的’比较粗糙,在尸体里还留下不少气血,要是放入酒瓮后,会帮助你们多撑一些时间。】

    酒水压榨精力气血的速度是一样的,也就是说有一个饱和度,要是林白辞酒瓮里多一具尸体帮助分担,他自然可以多撑一会儿。

    林白辞听到这句点评,立刻命令肌肉佛把地上那三具被酒鬼吃掉的尸体搬了起来,给花悦鱼和夏红药一人塞了一具,剩下的给自己。

    “别嫌恶心,能活命!”

    林白辞一边安慰,一边把刘琉的尸体从酒瓮里搬了出来。

    “嗯!”

    花悦鱼点了点头。

    “你发现什么了?”

    夏红药好奇,她现在有点懊恼,怎么自己什么也推理不出来?

    不!

    我应该不笨,那就是林白辞太强了,所以显得我有些笨。

    林白辞把他的分析告诉众人。

    众人听完,神色异样。

    尤其是郭正,动了杀机。

    果然,为了活命,他突然跳出酒瓮,用最快的速度冲向距离他最近的那个男生,朝着他头上砰砰两拳,把他打晕,接着拖了出来,扯回到他的酒瓮中。

    “你干什么?”

    夏红药震惊。

    郭正没有回答,用手掐死了那个男生,然后看向林白辞。

    他不在乎夏红药的态度,只要林白辞不说自己就行。

    “能不能别这么凶残?以你的体质,能多抗一会儿的!”

    林白辞蹙眉。

    “呵呵,下不为例!”

    郭正道歉。

    其他人看着这一幕,兔死狐悲。

    【诶呀,你好腹黑,不过这才是食物链上顶级掠食者的风采!】

    食神称赞。

    “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林白辞故作茫然。

    【以你的智商,你不可能想不到你说出这句话后,以郭正的为人会做出什么反应,可你依旧说了!】

    【因为在你看来,那些普通人十有八九会被酒水抽干死掉,与其生命被白白浪费掉,不如给郭正用一用!】

    【郭正活着,就是一个顶级炮灰,能够为你产生剩余价值!】

    食神点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林白辞脸色沉了下去。

    泡上了一具尸体,郭正感觉果然不一样了,舒服了很多,他不由得佩服。

    这个林白辞,

    好强!

    自己要是能活着走出这座神墟,一定要把他推荐给馆主。

    “话说林兄弟,咱们是不是熬到那些太监来搬酒就能出去了?”

    郭正不慌了,但是他这句话却把顾蓉洁她们吓坏了。

    因为以郭正的人品,肯定会重复刚才的恶劣行径,杀人泡尸体,把

    大家当‘电池’用。

    嘎吱!

    酒窖的铁门被打开了,生锈的门轴转动,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

    一队内侍走了下来。

    “快搬,别误了王的酒宴,扫了王的雅兴。”

    带头的是那个戴蓝帽子的内侍,它双手踹在宽大的袍袖中,站在旁边监工催促。

    “大人,能不能先搬我们这些?”

    吕英曦喊了一嗓。

    蓝帽子看都不看她一眼,只当没听见。

    “完蛋!”

    杜欣绝望了,看那些内侍的架势,分明是从靠近出口台阶那边的酒瓮开始搬,等轮到自己这边,尸体都长蛆了。

    “先搬我们这些吧?我们已经把酒水泡好了!”

    “我们泡过的这些酒水好喝!”

    “求求你们了!”

    众人哭求。

    “聒噪,谁再喊叫,掌嘴一百!”

    蓝帽子没有处死平民的权利,但是有实行一些惩罚的权利。

    原本叫得最欢的杜欣听到要被掌嘴,立刻闭上了嘴巴。

    “小林子,怎么办?它们这次要是走了,下一次进来搬酒,可就指不定是什么时候了!”

    夏红药小声都囔:“不如杀出去?”

    “馊主意,现在杀出去,十有八九会把整个皇家园林的侍卫都引来!”

    郭正不想这么干,因为要杀就早杀,现在已经有沉没成本了,再用杀戮这种方式破局,他感觉好亏。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觉得武力解决不了这场规则污染,是送死。

    “林神,快想想办法呀!”

    杜欣不停的祈祷。

    “大人!”

    林白辞开口了。

    蓝帽子本来不会理会这些药人,但看到说话的是林白辞后,露出了倾听的神态。

    难道又有钱赚?

    林白辞拿着一枚金豆子,快速亮了一下。

    “咳咳!”蓝帽子咳嗽了两声:“你们继续搬运,我去看看那些药人,以免出了纰漏!”

    蓝帽子说完,走到林白辞身边,盯着他。

    “我们这些酒水泡好了,你们现在把它们搬出去如何,我会给你一大笔钱!”

    林白辞压低声音。

    “不行!”

    蓝帽子拒绝,他贪财,但是也怕死:“这些酒水要用在王的宴会上,一旦让王尝出问题,我们这些内侍都会被处死的!”

    一个酒瓮里的酒水,至少要泡过三个人,才算合格,现在这些人泡的,才是第二批,还差一些呢。

    “你们的王,肚子有多大?”

    林白辞询问。

    “你什么意思?”

    蓝帽子不明所以。

    “王一个人能喝多少酒水?你们一次搬出去这么多,说明王要么拿它们赏赐给群臣,要么就是准备举行大宴!”

    林白辞一边说,一边观察蓝帽子的表情,只是这家伙也是一张惨白色的扑克脸,什么都看不出来。

    “你在发号施令,说明你官位不低吧?而且你似乎还管着酒水,那你可以想想办法,把这些酒水给别人喝就是了!”

    林白辞出主意:“只要王喝不到,你们不就漏不出马脚?”

    蓝帽子心动了。

    王的大宴正在进行中,为了表示体恤下臣,与民同乐,王会把泡好的药酒赏赐给大家。

    这个分酒的活儿,虽然不是蓝帽子负责,但是有操作的空间,反正只要不要让这些没泡好的酒水被王喝到就行。

    林白辞把一把金豆子、刀币、还有几块一看就是上品的龟甲,塞到蓝帽子手里。

    “别犹豫了,不然我就找别人了!”

    说实话,林白辞也担心蓝帽子黑吃黑,拿钱不办事,不过规则污染下,这些怪物貌似是靠本能在行动。

    它贪财,那么这种性格会放大,于是想尽办法捞钱。

    “好!”

    蓝帽子同意了。

    “还有一点,别和我耍花样,不然我会告诉你们内侍长!”

    林白辞微微一笑,看上起面色和善,但是语气中,却是杀气腾腾。

    蓝帽子点头,表示明白。

    一手交钱,一手办事。

    “来人,把这些酒瓮运走!”

    蓝帽子吩咐。

    众人听到这话,顿时兴奋了,喜形于色,要不是场合不允许,大家能欢呼万岁。

    “我林神牛逼!”

    郭正朝着林白辞比了两个大拇指。

    “林神,你是我的超人!”

    杜欣右手在嘴唇上一亲,朝着林白辞一抛,丢了个飞吻!

    顾蓉洁这次心服口服,琢磨着怎么才能彻底抱上林白辞这条大腿,吕英曦则是松了一口气之余,又有些小郁闷。

    比不过人家呀!

    林白辞很澹定,他们都出来了,穿着麻衣长袍,浑身散发着酒气,湿漉漉的站在旁边,等着一起出去。

    只是等内侍们搬运完了酒瓮,蓝帽子还没带他们离开的意思。

    “怎么回事?出纰漏了?”

    “他好像没带咱们出去的意思?”

    “林神?”

    大家看向林白辞。

    林白辞走到蓝帽子身旁,低声质疑:“大人,这是何意?“

    “什么何意?”

    蓝帽子皱眉:“我不是搬走你们的酒瓮了吗?”

    “你不带我们出去?”

    林白辞反问。

    “你们是药人,进了这间酒窖,怎么还可能出去?”

    蓝帽子惊诧。

    “尼玛!”

    郭正张口就骂。

    “怎么可以这样?”

    “不是说好了让我们出去吗?”

    “林神,现在怎么办?”

    大家急了。

    “闭嘴!”

    林白辞呵斥,看着蓝帽子:“真的没办法带我们出去?我可以加钱!”

    “不是钱的问题,你们能不能出去,只有内侍长才能决定!”

    蓝帽子无能为力。

    如果是平时的话,林白辞他们这些药人,这次就会死,但蓝帽子收了钱,于是它下令让人搬走了酒瓮,给林白辞等人多活几天的时间。

    等到王什么时候需要下一批药酒了,他们还会被泡上。

    “看到那边的那个房间了吗?你们进去休息吧,如果需要泡酒了,会有人来通知你们!”

    蓝帽子说完,转身走上台阶。

    “林神,就这么让他走了?”

    杜欣急了。

    “要不杀出去?”

    郭正心态有些崩。

    “你们想怎么做,随便!”

    林白辞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不爽的心情。

    众人看看林白辞,再看看蓝帽子,最后还是放弃了暴动的想法,没有林白辞这种武力值爆表大腿带着,自己这些人出去就是送死。

    砰!

    铁门关上了。

    酒窖内再次黑了下来。

    林白辞点燃了松木火把。

    “现在怎么办?那只怪物随时会来袭击吧?”

    周亚担心。

    大家不用当药人泡酒,其实已经算逃过一劫了,可偏偏酒窖里有个怪物,这就让人绝望了。

    “要不还躲进酒瓮里?”

    杜欣提议。

    “去那个房间里,说不定怪物不会进去呢!”

    吕英曦说着话,已经跑向台阶旁那个房间了。

    众人没动,看向林白辞。

    “走!”

    林白辞冲刺。

    其他人立刻跟上。

    人很多,导致小房间内有些拥挤,而且酒窖内本身空气就不怎么流通,所以味儿很难闻。

    花悦鱼想吐。

    就在大家祈祷着怪物进不来这个小房间的时候,冬,隶属于顾蓉洁娱乐公司的一个染着红色长发的年轻女孩,一头摔在地上。

    “完了,那只怪物能进来!”

    众人绝望了。

    林白辞检查尸体。

    “不用看,死透了!”

    郭正觉得林白辞多此一举。

    夏红药其实也不想检查了,但是看到林白辞这么做,她一愣,跟着也蹲了过来。

    虽然她们的死因相同,但是万一尸体上留着有价值的信息呢?

    自己身为推理迷,居然忘了探桉解谜,是不要放过任何一个细节的。

    小林子,你给我上了一课!

    林白辞检查完尸体,站起身,看向房间外,接着他回头看了看这些人。

    花悦鱼,周亚,顾蓉洁,吕英曦……

    她们的脸上都是无助和紧张。

    “郭正,九龙馆厉害吗?”

    林白辞询问,打量着这位野生神明猎

    手,他想到了一个计划,但是一旦实施,最好给眼前这位来个灭口。

    “呵呵,你这话说的,整个东南亚,除了九州安全局,九龙馆是能排进前三的猎手组织。”

    谈到九龙馆,郭正的脸庞立刻挂上了与有荣焉:“我们馆主可是龙级之上!”

    “有机会见识一下!”

    林白辞一手举着火把,走出小房间,来到酒窖中。

    “你干什么去?”

    众人惊问。

    “杀怪!”

    林白辞吐出两个字,言简意赅。

    “你找到那只怪物了?”

    郭正兴奋。

    “没有,但有个计划,说不定能成功!”

    林白辞挑选了一个好位置,开始布设陷阱。

    “什么计划?”

    郭正追问。

    “你不需要知道,只要按照我说的办就行!”

    林白辞看着郭正:“当然,你要是不敢去,可以留在这里!”

    郭正犹豫。

    “我给你当助手!”

    夏红药自告奋勇:“肉盾这种活,我擅长!”

    “走吧,小鱼一起来!”

    林白辞吩咐。

    “嗯!”

    花悦鱼赶紧跟上。

    “林神好照顾那个女生!”

    周亚羡慕。

    林白辞带着花悦鱼,显然是担心他们两人分开后,她会死在这里。

    “咱们怎么办?要不要跟上?”

    杜欣纠结。

    “跟上干什么?去送死吗?那个花悦鱼有林白辞照顾,咱们呢?”

    吕英曦不去。

    “郭神,你不去吗?”

    顾蓉洁问完,被郭正一巴掌抽在脸上。

    啪!

    顾蓉洁的脸颊上立刻留下一道五指印。

    “你在教我做事?”

    郭正冷哼,留在这里应该是安全的,毕竟有这么多炮灰,但是郭正好歹也是神明猎手,有尊严的。

    而且他还想跟着林白辞观摩一下他怎么做,积累一些经验。

    这是一个值得学习的目标。

    “小鱼,你随便找个酒瓮钻进去,别露头。”

    林白辞吩咐,他看到郭正小跑过来,没在意,他挑了一个酒瓮后,立刻把旁边的十几个酒瓮弄倒,让酒水流出来,在地板上积了一层酒水。

    这样哪怕酒鬼是隐身的,踩在酒水上,应该也会留下一些脚印。

    “红药,走,咱们进酒瓮!”

    林白辞泡进一个酒瓮中,接着从黑坛钵盂中取出那枚眼球状的神骸。

    那是他杀掉黑鲨三世,打碎泥人神偶后,在它的肚子里找到的,属于意外收获。

    当林白辞把这枚神骸取出来,轻微的辐射开始了,夏红药和郭正立刻觉得不舒服了。

    “你拿了什么出来?”

    郭正震惊,他第二次进入神墟探索,出现过这种感觉,当时带队的团长告诉他,这是附近出现神骸的迹象。

    夏红药见过不少神骸,所以对这种感觉非常熟悉,但是她很识趣的没问。

    “这应该是小林子在龙禅寺找到的那块神骸吧?他当时告诉我没找到神骸,我就觉得不太可能,果然是他私藏了!”

    夏红药并没有责怪林白辞骗她。

    神骸价值连城,谁也不可能对一个刚认识连一天都不到的神明猎手说自己有神骸,万一惹来杀身之祸怎么办?

    看看旁边郭正,羡慕和嫉妒已经使他变的非常丑陋了。

    “快准备,都藏好。”

    林白辞把黑坛钵盂和王剑龙牙递给夏红药,等她们藏好后,将神骸丢进了他旁边的酒瓮中。

    噗通!

    水花溅起。

    “你这是……”

    夏红药大概明白林白辞要干什么了。

    林白辞要用这个东西把那只酒鬼怪物引出来。

    “也不知道酒鬼会不会上钩!”

    林白辞担心,其实用流星石最好,可谁让他刚才吃掉了。

    一想到这个,林白辞有点后悔,决定以后身上要常备一块流星石,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用到了。

    这个战术是林白辞想起那只剑奴后,灵光一现,想出来的。

    剑奴吞噬了流星石,诞生自我意识,说明怪物也是可以进化的,流星石对它们来说是好东西,那酒鬼应该也会被它吸引

    。

    神骸比流星石更珍贵,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这个效果了。

    林白辞右手举着火把,半蹲在酒瓮中,借着火光,盯着四周的地面,看地板上的酒水是否出现脚印。

    夏红药和郭正也睁大了眼睛。

    花悦鱼泡在酒瓮里,觉得身体不太舒服。不只是她,离得远一些的顾蓉洁等人,也很难受。

    普通人近距离接触神骸,会遭受辐射污染,短时间内头疼,疲倦,乏力,接着开始有些神经质,逐渐精神崩溃,变疯,这个时候,身体上也会出现一些变化,最后则是成为死肉人。

    等待猎物上钩的时间最难熬。

    林白辞取出三根空心铁观音茶,丢进嘴巴里,慢慢咀嚼。

    这个数量不会让他彻底无欲无求,又刚好消除紧张忐忑的情绪,可以变得更加平静。

    林白辞显然低估了神骸对怪物们的吸引力,也就两分钟左右,地面上的酒水上,出现了一圈圈印记,显然有东西踩在了上面。

    “来了!”

    夏红药精神一振,她最先发现怪物的踪迹,她刚想提醒小林子,看到小林子已经动手了。

    林白辞没看到接近酒瓮的那一串脚印,但是他看到了酒瓮里的酒水荡出了一圈涟漪,就像有一块透明的石头掉了进去。

    “果然是隐身的怪物!”

    这个念头浮现在脑海中时,林白辞迅速出手,将火把捅向了这个酒瓮。

    轰!

    酒水被点燃了,一团火焰从酒瓮口冲天而起。

    “快撤,红药给我剑。”

    林白辞大喊,从酒瓮中跳出来。

    夏红药丢出青铜剑。

    林白辞这个时候,火把已经交到左手,右手临空一抓,啪的一下,握住了龙牙。

    他全神贯注地盯着酒瓮,只要有火团什么的从里面逃出来,他就掷剑袭杀。

    【不用那么小心翼翼,酒鬼已经死了。】

    【这种怪物在有酒水的地方而生,最恐怖之处在于人的肉眼看不到,实际上个头瘦小,防御力不高,也没有直接攻击手段,只会吸食猎物的生命本源。】

    林白辞听到这句点评,可依旧没放松警惕。

    松木火把点燃的东西,会在很短时间内烧成灰尽,所以林白辞等了十几秒,酒瓮里的酒水已经完全被烧光了。

    他为了不让火焰波及到其他地方,制造这个陷阱的时候,单独搬出来两个酒瓮,一个放神骸,一个他用来藏匿

    林白辞往地面上倒酒水的时候,也让它们和放神骸的酒瓮前有一个一尺多宽的隔离带。

    不过林白辞还是担心空气中挥发的酒精会不会被引燃,但显然多虑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神骸的原因,那些酒水烧光后火焰就消失了,甚至连酒瓮都没烧掉。

    林白辞几个大步冲到酒瓮前。

    酒瓮底部,有一枚眼球状的神骸,除此之外,还剩三个婴儿拳头大的光团。

    光团就像公园里小孩子吹出来的那种肥皂泡,在火把光芒的映照下五彩斑斓,里面裹着一个澹金色的小球,宛若一个小太阳。

    “杀掉了吗?”

    郭正跑了过来,结果一低头,看到酒瓮里的三枚光团,直接震惊了。

    “神恩?”

    郭正脱口而出,下一秒便伸手,速度极快的抓向其中一枚光团。

    妈耶!

    这可是神恩,一座神墟中最珍贵的三种战利品之一,它们一般都寄生在神忌物上,神明猎手破不掉规则污染,拿不下神忌物,就别想得到神恩。

    我林神牛逼!

    郭正脸上的表情兴奋,扭曲,还有疯狂,额头的血管都鼓了起来,这一刻,他就像一条护食的疯狗,恨不得立刻把这枚神恩吃掉。

    就在郭正即将抓到光团的时候,

    啪!

    林白辞伸手,抓住了郭正的手腕。

    “你干什么?”

    林白辞声音冰冷。

    夏红药已经拔出了短刀,随时准备暴起杀人。

    “呃……”

    郭正被林白辞这么用力一抓,再被他那双冷漠的眼睛瞅着,他满脑子抢夺神恩的念头,一下子冷静了不少。

    不是不想要,是打不过。

    郭正的目光,下意识落在了林白辞手中的龙牙王剑上。

    “滚一边去!”

    林白辞呵斥,甩开了郭正的手。

    “呵呵

    ,林神,林哥,林爹,你就是我爹行不行?反正有三枚神恩,你给我一枚呗?”

    郭正满脸堆笑,低声下气的恳求。

    这可是神恩,别说给林白辞当孙子,就是更献媚的事情他都愿意做。

    这也就是林白辞不喜欢男人,不然他能把自己洗干净献上一朵菊花。

    那可是神恩呀!

    郭正成为神明猎手三年多了,到现在也就拥有两道神恩,还都是小神恩,而衡量一位神明猎手是否厉害的硬性标准,就是神恩的数量。

    抢?

    要是林白辞比郭正弱小,他早动手了,可问题是人家很厉害,而且旁边还有个夏红药。

    郭正可没忘了这个高马尾单之前在剑庐单挑那尊铁甲剑奴的飒爽风姿。

    这两个都是自己打不过的人!

    不能硬来,需要智取!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lskw.com。来奇网电子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lskw.com

相关推荐: 空间囤货:在危机世界艰难求生冒牌邪神快穿:宿主好勇,黑化反派也敢撩妖孽不要跑并非灾祸我编的百科词条成真了末日无限进化夜半惊婚:冥夫赖上门我在末世当阎王我也是异常生物

如果您是相关电子书的版权方或作者,请发邮件,我们会尽快处理您的反馈。

来奇网电子书版权所有-